【 妳執手,我看花。】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淇 水 在 右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2010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静 女 其 姝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日 居 月 诸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痕骨 发表于 2010-11-16 19:59:00
[阴阳。]無相。

夢中我在黑夜里狂奔,路過繁花似錦和荒涼大漠。暗處有魑魅魍魎悉悉索索,明處有陌生人群如影隨形。他們臉上佈滿強烈的慾望,女人尖叫著拉住我的肩膀。我驚恐地掙扎跑走,一頭鑽進我的城堡,厚重的城門轟然而下,我摔倒在塵土里。

醒來時大汗淋漓瑟瑟發抖,窗外是明亮的晴天,樓下有鄰居走動和說話的聲音。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痕骨 发表于 2010-10-18 0:44:00
[食夢。]扶桑。

今天是外婆过世的日子。

我堪堪走到楼下,她咽了气,最终是没能见上最后一面。其实也见不上,三天前她就陷入昏迷。

在遗体前下跪磕了头,恭喜她终于不用再拖着病躯受着折磨,如愿追随外公而去。

这次却没能去守灵。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

这世上怎么有这样一种人,他张口就必须要指责你是如何如何不对,姿态高高在上不容辩解,他做的说的并不是都是对的,他自己也没做好,可是他说话跟刀子似的砍在对方身上。他有社会地位,他活得自在,他受到周围人的尊敬。

所以还是我的错吧。

结果我病发控制不住自己的精神,被强行塞上的士送回了家。

上次外婆还弥留的时候招呼大家都过去,母亲回来后指责我说你真的忍心连最后一面都不见?

可是我还没踏出房门。我就已经不能自己地嚎啕大哭。我控制不住那种恐惧的心情。

我最后的自制能力想留住我的自尊,我不乐意出门发病让人围观一个活的精神病人,然后对我的父母指指点点。

也许这并不是自制能力,只是一种任性而已。

我现在不敢信任自己的观念是否合大众口味。

我更加地小心翼翼,神经质地介意别人对我的看法,紧紧捏着我的玻璃心。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痕骨 发表于 2010-7-3 3:29:00
[阴阳。]一念。

因为无法控制地接受过量的负面情绪而引起的精神疾病。

……

窝勒个去这是什么,贻笑大方。

肉眼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电磁波粒子行成的具象民间称之为-阴阳眼。

那换成脑电波叫啥-阴阳脑咩?0、0

这个人现在无计可施中。

也许去看看《人体的奥妙》之类的有启发。。。?QAQ

科学!万能的科学!快来拯救猎奇的少年!!!

==========================================

就算去了医院接受常规检查,也没有能解决的方案。

只是每天要吃的药又多了几样,记事本的备忘多写一项而已。

就算是和阿沙啊大姐这么熟悉的朋友一起,也会很紧张到手脚无措。

每天增加的倦意。面对父母的责问也无法给出恰当的解释。

家里倒下的人有三个。没有能缓和关系的人。

一切的一切。并不是我想法乐观一点就能解决的吧。

不想一个人,但不能示弱。矛盾的心理。死要面子。

给大家的话,只能是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抱歉。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痕骨 发表于 2010-6-4 16:31:00
[阴阳。]錦書難托。

母親,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有些東西註定得不到的時候,放棄方是上策。你只要知道我愛你猶如你愛我,至死不休。

人與人的緣分多么神奇。合則雙美離則兩傷。

大姐是這樣的人,我知道她的無心無意,常常被傷心。不是沒想過躲回自己的殼里放棄這段關係,可是見了面依舊止不住地關係依賴言笑晏晏一年又一年。在我疲累不堪的時候她不是嫌棄轉身走開而願意牽起我的手拉我一起走我便是滿心歡喜。我一定是前世欠了她什麽,這輩子註定要來還。

我這樣的人,有人願意和我安安生生地過上幾年不離不棄,我就珍惜和滿足。我現在是個信命認命的人。以前也自大地呐喊過我命由我不由天,終究才知道人也不過螻蟻類,天地一視同仁。笑你自作多情。

今天醒來見天色尚早,一陣惶恐,頭皮發麻。今夕何夕?我到底是睡了幾天?翻日曆看日期無濟於事,因為我也不記得睡前是幾月幾號,頹然。藥忘記吃,也不是沒有用小本子記著放在面前,但是無濟於事。我是轉身泡了壺茶,就忘記剛才是否吃了藥,吃的是那種藥,本子還放在自己面前,寫著日期,記得吃藥。簡直諷刺。

這些都是不能與人說的苦處。天若與你,你便要甘心承受。我用天行有常,存在即合理來說服自己,要甘心。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痕骨 发表于 2010-5-12 3:01:00
[食夢。]無題。

人際如潮水,聚散沉浮。

白雲蒼狗,漫長短暫。

有人說時間也會死去,只是它們沒有墳墓碑文。

我以為不然,歲月的刻痕何嘗不是。

夜半驚夢后,東風無緒故人遠。唯夢閒人不見君。白首如新,傾蓋如故。

青衣漸遠人不識,煙花落處,殘燈孤魂。年年柳色如新,落紅憔悴,春風無意。

但聞鶯鳴聲聲遠,杜宇啼血,謝堂客去。離離衰草猶碧,亂鴉送日,章台走馬。

渭水桃花台,瀲灩紅顏骨。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痕骨 发表于 2010-4-17 22:19:00
[食夢。]縱使相逢。
此日志为隐藏日志,仅好友可浏览,点击进入验证页面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痕骨 发表于 2010-4-2 8:37:00
[阴阳。]錦瑟無端。

離開故土返學的時候去看了外婆,嘮嘮叨叨了許多,最後不敢說再見。

老人家已經臥榻不起,器官功能衰竭,看樣子是撐不了多久了。

她說夢見外公在蓮池旁邊散步,我媽說這多好啊。

去的時候母親叮嚀說一定要和外婆說等我帶個伴回來看她,讓她有個念想,看能不能撐久一點。

老人家很是為我操心。

我最後想了許久,還是沒有說出口,我覺得我們不能這麼自私。外婆現在,最幸福的應該是能平靜地裡去。

我現在離家已經一個月,清明將近,今天早上突然地淫雨靡靡,不知有路人斷腸否。每次打電話回家都問一下外婆的近況,最近突然不敢問了。家裡有個規矩,兒孫在外報喜不報憂。母親每次都說外婆很好,但是我不敢多想。

每年的三月我都很難過,仿佛天註定。今年渾渾噩噩地過去,期間大病小病不斷,就算是不出門。我也只敢小心翼翼地求個平靜。前天見了紅,昨天問了簽,簽是上簽,簽文顯示兇中求吉,我該好自為之。

等清明過後,撥雲見日。

希望如此罷。

昨天和母親一番電話,母親又是老話重提就我的人際關係牢騷不斷,她說她心累,我說我對自己也是,但是我知道不能。她說我總是不聽教。其實我都懂,我也努力過,但是你終究不是我,不能明白我的感受。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痕骨 发表于 2010-2-22 19:25:00
[食夢。]復次須菩提。

舍衛國,孤獨園,菩提樹。

三十三相不見如來。

人見面是見一面少一面。

標題出自金剛經,我看了後面忘了前面,一知半解。

這邊記憶障礙是被確診了,翻開書卻正好看到“知多苦多,悟多傷多,大智大慧者見一忘一。”這到底是自欺欺人?我終究活得太少知道太多。

身上治不好的病一件一件來,中午吃飯的時候和老媽打笑說這是天給我的別人要還沒有呢,就認了吧,反正至多不過幾十年事。

每年到3月起就是最難捱的時候。到如今甚至如臨大敵草木皆兵了。

今年這年天氣是糟糕了點,可是有朋友們在,過得心窩裡還是暖呼的。

大姐不能出來一起蹦跶是件遺憾的事,我也趁機落下了好多計畫沒有出,偷個安閒。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痕骨 发表于 2010-1-8 4:34:00
[食夢。]未在荒野中。

09年年頭發病的時候把自己藏在小帳篷里看了一部叫做《The sky Crawlers》的動畫電影。預告片做得比正片好得太多。押井守的大名鼎鼎擺在那裡。

那是一場關於“Children”的片段故事。

片頭里寫到:

我究竟多少次與你相逢,

我究竟多少次在天空戰鬥,

我究竟多少次與你墮入愛河,

然後我明白了,身為“Children”的意義,與你相逢的意義,那就是……

……

你願意,再次轉世為人么?

===============================================================

“Children”是不老不死的戰鬥機器,他們的存在,就是在天空殺死別人,自己活下去。

小日本果然是一群有被迫害妄想症的人,每每做出這種變態設定的東西來,如果理解不好好篩選的話,看的人就憂鬱地被牽著走了。好吧我看的時候就很想去掐它又哭娘的我最苦你們都欺負我戰爭是為了活下去的糟糕三觀。

但是該死的文藝腔還是擊中了我的心臟。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痕骨 发表于 2010-1-6 3:33:00
[食夢。]和光同塵。

其一。

朝歌薤露,暮泣蒿里,餘生既去,流水東西。

其二。

青鳥送君入太極,自此鏡臺長相憶。

白首獨然荒長夜,青絲孤念空茫然。

 

這些都是在想念外公的時候隨手寫下的,也不過是拾古人牙慧。轉眼已經是2010。

感悟到這個男人一直在我的心裡,他的肉體在與不在已經不甚重要。

只是在長平路32號2樓205房等我去拉著雙手嘮叨家常的人,只剩下外婆一個了。

我如果感到悲傷,只是因為看著外婆的孤寂無能為力。

那個同樣拖著病軀躺在那張床上的人,已經不在了。

連照片,都被孝順的兒女們殘忍地藏了起來。

知心無可寄。空空如也。

原來人生總有那麼幾個人,放在心裡,不可替代。不在的時候就是空了,活生生地被抽走了。

你也不用傷悲,我也不用難過,百年之後,歸於其室。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9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我 之 怀 矣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胡 迭 而 微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顾 我 则 笑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惠 然 肯 来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瞻 彼 淇 奥
风 雨 潇 潇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灼 灼 其 华
在 水 一 方
 
建议使用IE5.0以上版本 1024*768以上分辨率以获得最佳浏览效果
版权所有© http://hengu.xhblog.com/index.shtml
 
投 我 以 木 桃 报 之 以 琼 瑶